關於部落格

香薰心間
  • 19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光陰安好,你在哪里

   日暮黃昏,靜對著山巒,看落日煙霞暈染空寂的山林,給寥落的景致披上了彩衣,裝點成五彩繽紛的畫卷。這時,我總喜歡席地而坐,聆聽風穿過耳邊的細語,期盼其中摻雜著有關你的訊息,哪怕只有一點點,我也會喜笑顏開,雀躍不已。
  
  都說流年一去不復返,而我甘願做著那份舊夢不願醒來。我怕夢醒了,夢外就蕭條了,孤單的只有寂寞陪我做伴。
  
  “尋尋覓覓,冷冷清清,淒淒慘慘戚戚,咋暖還寒時候,最難將息。”什麼時候起,害怕聽到這樣清冷絕寒的詞句,好像會涼到心底裏去。我是個極度感性的女子,有時候,秋天的一枚落葉,我都會惆悵許久。我常想,生命就像凋落的葉,蹁躚過後就是盡頭。而那未完待續的夢,又該如何收場?
  
  “十年生死兩渺茫,不相忘,自思量。”待光陰輾轉,回首過往,我是否會是你心中那道揮之不去的綺麗風光?我是不忘的,不忘曾在春天種下過一捧紅豆,期待秋天可以收穫滿簍的相思。書上說,紅豆是相思淚凝成的。我要把它們全都寄給你,傳達我對你的相思,滿滿的相思。
  
  前些天,在淩木姐的空間裏,邂逅了席慕容的《期盼》,原詩我已記不清了,只記得一句“我從來都沒有想過,你會給我你的全部。”我亦是如此。我所期盼的只是,你跟我在一起的每個短暫瞬間,都是真情流露。你的每一句話,都是發自肺腑的真誠,如此便足矣。我不奢求“一生一世一雙人”,卻滿懷感激曾經的每一個刹那真情。
  
  我是薄涼的,就像落單的飛鴻,拖著疲憊的身軀,等待冰河融開,等待嫩柳新綠,等待明媚的陽光,不偏不移的灑落在自己身上。一切像極了一場癡夢,癡到醒不來,夢到不願醒。我將自己深深包裹在自織的縛繭裏,寧願被遺忘千年。
  
  紅塵陌上多夢影,最怕癡人不願醒。太多的相逢,只是擦肩而過;太多的愛戀,相忘於江湖。林夕寫道:為了遇見你,我耗盡了我所有緣分。張愛玲說,“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,在時間的無垠裏遇見你,是多麼需要緣分!(白落梅好像也寫過)”我是不願浪費,這前世苦苦修來的緣分,讓愛湮滅在無盡紅塵中的。
  
  一個碳粉知己,曾經與女友談了近五年的戀愛。前些天他告知我,他們分手了。我幾乎要流下眼淚來。拿起身邊的手機,給他回了句:到時候不要在某個薄了厚了的夜晚哭鼻子哦。今天我又一次進了他空間,那些曾經甜蜜回憶依舊在,依舊讓人看了暖洋洋的。只是心中徒增了一縷惋惜。
  
  “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”,這句話,在熱戀的時候,總是太過輕易說出口。而分手時,卻無論如何也找不到它影子。那些承諾太輕,太輕,像稀薄的空氣,浮在了雲層,摸不著,也看不見。
  
  有一個癡情的好友,寫過一首詩,其中有這麼一句,“你是我無法翻越的山巒,我只有狠狠地把心扔過去”,看到這句,我哽咽了。快四年了,他的女神一直與別人如膠似漆,他只是在一旁靜默不語,無怨無悔的守候她。說實話,我極其佩服他的。不是因為才學,單是這份癡心。
  
  曾經寫過一篇《流年,女子,愛情》,說自己看透了塵世紛雜,願做一朵枝頭的花,美的高傲,美的不風塵。現如今才知道,滾滾紅塵,又豈是凡夫俗子輕易就能參透的。而我不過是多了一份憐憫之心,懂得了一份慈悲罷了。
  
  時光清淺如流水,而我做了那個晚風中暗自垂淚的女子,還沒等眼淚落下,便已風乾。
  
  今生,你在彼岸,我在此岸,遙遙相望,遙遙無期。而你轉身的背影,便是我此生最絢爛的風景。希望你一路走好,在萬重山水裏,相遇一個賢淑女子……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