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
香薰心間
  • 19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那些記憶深處的故事



六七十年代或者更早時期出生的人,對與生活息息相關的供銷社、糧店、電影院和食品站等部門,對糧票、布票、鹽票、糖票、油票、酒票和肉票等票invision group 洗腦 證,那些計劃經濟年代的產物,是記憶深刻的。改革開放三十年,社會經濟取得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那個年代出生的人見證了那些部門的興衰和那些特殊票證的消失,所經歷的一些人和事,是“80後”和“90後”所未經曆過的,也是他們無法理解的。我們出生於七十年代,屬於那個時代,雖然事情已經過去了多年,但與供銷社、糧店、電影院和食品站等部門發生的那些故事,卻留在了我們內心深處,它反應了一個歷史的變革,一個時代的變遷,是那個年代出生的一代人揮之不去的記憶。



七十年代末,那個時期還是計劃經濟,還沒包產律賓女傭到戶,我們這裏有一個糧站,糧站的業務很紅火。每年夏天收購麥子、油菜籽,秋天收購稻穀、包穀,夏天和秋天是最熱鬧的季節,來交公糧售稻穀包穀的、賣油菜籽和小麥的人特別多,這兩個季節都熱鬧非凡。因為人多,小孩子都喜歡熱鬧,家住附近的孩子都喜歡到糧站玩,每天到糧站可以看到不少運送糧食的卡車。那時車輛特別少,而且來糧站運糧食的卡車只有解放和東風兩個品牌,看到車輛感覺很新奇。到糧店一來可以看車輛,二來小夥伴還可以做個遊戲,當然這個遊戲很缺德,就是大孩子慫恿小孩子拿根竹簽,插在運糧食的卡車輪胎的氣嘴裏放輪胎的氣。放氣時發出“哧……哧……哧……”的響聲,小孩子們都覺得很過癮也都很興奮,只是開車師傅恨死了,因為開放了輪胎氣的車很危險。每次卡車的輪胎氣被放了,開車師傅都要氣急敗壞的找打氣筒打氣。當時人小不懂事,不知道會給會帶來危險瑪姬美容集團呃錢現在想起來真的很缺德。

有一次有個小夥伴在放卡車輪胎氣的時候栽了,他正在放的時候被開車師傅發現了,把他逮個正著,我們都擔心他,不知道他會受到什麼樣的懲罰。

小夥伴被開車師傅帶到糧站站長辦公室那兒,因為都是植髮失敗,家住附近的,站長認識他,況且他年齡小不懂事,最後批評教育,然後又把我們其他的同伴也叫過去,警告大家,再發現的放車胎氣的話就要叫父母來了,嚇得我們夠嗆。再也不敢做放卡車輪胎氣的這種遊戲了。

農戶交售稻穀或者麥子的時候,如果水分沒有曬乾,糧站就不收購,一般交糧的都喜歡在大晴天去糧站。如果沒幹透,可以放在糧店的壩子裏曬,糧店有一塊好幾百平方米的水泥硬化壩子。

交糧那段時間,曬糧食很緊張,為爭壩子曬糧經常發生一些糾紛,不像現在,農戶每家門前都有一塊院壩,也沒有人和你爭。那時,為了曬糧食,要起得很早,先拿穀子、麥子或包穀到糧店的壩子去放一小堆一小堆的糧食占一些面積,要曬多寬就放多寬,那時的人們也很自覺,有一小塊夠曬糧食的壩子就行了,沒有把整塊壩子占為己有。然後等中午太陽大的時候,再回家背糧食到壩子去曬。在糧店交售糧食的農戶曬,不交售糧食的家住附近的農戶也曬。一般小孩子就是在壩子裏守望和翻糧食,翻糧食要麼用木耙子翻,要麼光著腳丫用腳來翻,不翻糧食就曬得不均勻。

糧食交售結束,糧站也要從糧倉裏翻糧食出來曬,那時是我們最高興的時候,糧站曬糧食那段時間,幾乎沒有農戶曬糧食,來往的人較少,飛來吃糧食的麻雀很多。我們最喜歡捕麻雀,我們找來一根小棍子,一個煤篩,一根長麻線,用麻線栓在棍子的中間,在壩子曬糧食的地方用棍子把煤篩的一邊支起來,我們躲在暗處拉住麻線的另一頭,一旦有麻雀到了煤篩下麵,就趕緊拉麻線,等煤篩蓋下來,蓋住麻雀,大家就趕緊圍上去,把麻雀捉出來,把它殺了,開腸破肚打理完備再洗乾淨,抹上鹽巴,拿到家裏的火上去烤,烤熟後大家分來吃麻雀肉,大家都樂此不彼,只是麻雀太機靈了,雖然多,但很不容易逮到一只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